鸵鸟财经

互联网阴暗前传:暗网“丝绸之路”覆灭始末

administrator 2017-05-17 23:04 2647
虎嗅注:勒索病毒 WannaCry 依然在全球蔓延,受影响的地区数量和人数还在攀升,从熊猫烧香到 WannaCry,加上其间不计其数的大型数据泄露事件,恶意攻击一次一次让沉迷互联网美好的人们惊醒,正视互联网和技术的另一面。 阴暗的交易网络是互联网的另一个平行世界,和社交网络上那些每天陪伴我们的信息流同时运转,它们的历史一样悠久。4年前“丝绸之路”的故事,可看作是互联网邪恶史的前传之一。 2013 年 10 月的某天,一位名叫乌布雷(Ross Ulbricht)的年轻男子在旧金山某图书馆被捕,至此,喧嚣一时的毒品兼武器交易网站“丝绸之路”宣告死亡。 从秘密成立到迅速崛起,从掘金无数到买凶杀人,从危机四伏到一夜坍塌,丝绸之路及其创始人身上的故事堪比一部好莱坞大片。 为此,专栏作家 Nick Bilton 专门写了一本书并在《名利场》上发表长文,再现了丝绸之路的兴起、堕落与覆灭,并表达了自己对科技滥用之趋势的深深担忧。   以下内容原载于 Vanity Fair,作者 Nick Bilton,原标题为 Silicon Valley Murder Mystery: How Drugs And Paranoia Doomed Silk Road,虎嗅编译(有所删减)。  

一、问题不是谁会允准我,而是谁会阻止我

  乌布雷(Ross Ulbricht)还真想过不归之日的到来。他知道有一天——在丝绸之路仍炙手可热、如日中天时,他得做出残忍抉择。现在,2013 年春了,是时候了。   他要做的抉择很简单:是否真要拿起屠刀,以保护他那个日进斗金的公司?   科技界宣称要改变世界、美化世界已经很久了,但在其踌躇满志的宣言之下,实在隐藏着诸多阴暗。 毕竟在硅谷,为了保全基业,许多创始人会不择手段——要么付重金,让那些当初给过自己灵感的小伙伴乖乖闭嘴(譬如Facebook、Square 和 Snapchat),要么无情地赶走联合创始人(譬如 Twitter、Foursquare 和 Tinder),再要么,就是挑战法律,让成千上万的人被迫失业(譬如 Uber、Airbnb 等等)。 不过对于乌布雷而言,这些代价犹嫌不够狠。为了保住他的丝绸之路,这个类似于巨头亚马逊的“暗网万货店”,他自认不得不“出铁拳”,打断某根眼中钉。   这当然并非乌布雷最初的用心。 实际上,跟诸多创企一样,丝绸之路的起步简单得很。它就是源于一位大学生的好奇心——乌布雷的好奇心。 这个相貌极为俊美的少年最终与家乡德州的小日子作别,荣入宾州州立大学修习材料科学与工程。在此期间,他像其他年轻异类(尤其是某些科技界人士)一样,成了《阿特拉斯耸耸肩》的作者艾茵·兰德(Ayn Rand)的拥趸,并推崇自由主义哲学;他不再接受世界的本貌,而是从自己预设的角度来观察世界;并且,他还像优步 CEO 卡兰尼克和投资教父彼得·蒂尔一样,把这句极富挑衅意味的话当成了自己的信条:  
“问题不是谁会允准我,而是谁会阻止我。”   ——艾茵·兰德

互联网阴暗前传:暗网“丝绸之路”覆灭始末

她的话成了他的信条 在学校,在餐厅,在政治辩论俱乐部……年轻的乌布雷一直盯着美国政府对“合法”、“违法”的定义,并执拗于其中看似矛盾的地方。 他的推理方式还是学生气十足,譬如:巨无霸能导致糖尿病和心脏病,可麦当劳不还是合法的吗?汽车每年都会导致成千上万起伤亡事故,可它们不还是能四处驰骋?还有,那每年都令千万人丧命的香烟美酒,它们不也都是合法生意吗。所以,那些仅供人消遣的药丸儿怎么就见不得光了呢?   对乌布雷而言,这样的区别对待其实是一种专断。再说,管他什么快餐、酒精、烟草还是大麻呢,难道最终对身体负责的,不还是人自己吗?药物真正的问题,他推测说,在于剂量大小和交易透明度的高低不好把控。 就这样,一个想法最终在他心里萌芽了:如果能有一个类似于 Yelp、对买家卖家进行分级的网站,那药物交易不就能做到公平透明了吗?而且还能降低因过量购买而致人死亡的风险,不是吗?   此外,乌布雷并不只是一个心性早熟、头脑锋锐的自由主义信徒,他还是一个天资聪颖、自学成才的电脑高手。像许多同龄英才一样,某一天乌布雷终于奔赴旧金山去开基立业了。抵达硅谷时,那里正是创企遍地、高烧滚滚。大家都在品尝融资易、利息低的甜头,也都在往独角兽的行列里挤,与此同时,针对创始人的“造星运动”也在如火如荼地进行中……   乌布雷动心了。他最终打算在“暗网”中,在远离政府眼目的深处,为他的药丸们开辟个去处。这想法的确会让某些吃官饭的恼羞成怒,但却绝非空前的先例。 也就是说,乌布雷早就有前辈了。在硅谷,无数家创企都在力推大麻种植合法化;另一些公司虽不做大麻生意,但也在模糊地带钻营,譬如打着约会网站的幌子拉皮条什么的……在这儿,在硅谷,逼出一纸“合法令”不但是令人称赏之举,而且会被冠以“颠覆”之名并因此得到重金犒赏。 这可不是捏造,而是乌布雷亲眼看到的事实——他抵达硅谷时,坐镇此地的优步和  Airbnb 不正在挑衅各国各地的法律法规吗?他们是新一代的“兰德式”开拓者;他们不需征得任何人的许可,想干,就干了。   乌布雷当然与他们师出同门。他给新公司起了个颇具怀古意味的名字——丝绸之路。这条路果然像丝带一样把买卖双方串联起来——只需一点佣金,“货物”就能邮寄到家,跟寻常物件儿没什么两样。供货方有时会把“货”粘在 DVD 盒子背部,或者塞进掏空了的电池里,不过大多数时候,“货物”就是用个鼓蓬蓬的信封一套,就能从联邦执法机构眼皮底下安然溜走。总之至少从技术层面上看,丝绸之路的整个系统是相当过硬的。   如果说乌布雷开辟丝绸之路的初衷还算有几分“纯真”的话,那么这点“纯真”很快就丧失殆尽了。 开张后不久他就发现,丝绸之路已经从单纯的药物交易中心变成了万货中转枢纽;在这里,先是出现了黑客工具、制药实验设备,后又上线了可卡因和各类氰化物,再然后又多了伯莱塔和 AK-47 突击步枪。 最后,各类致死的毒药终于也登台了。更有甚者,还有人在线上讨论起人体器官的买卖来……总之丝绸之路肆虐起来了。短短一年半内,网站的周交易额就达到了 50 万美元——乌布雷就这么掉进了钱堆。 不管他之前曾给丝绸之路画过什么界限,这些界限最终都被野心冲破了。

二、没什么说的,废了他

  2013 年,乌布雷头一次遭遇内部危机。一位名叫 Curtis Green 的员工在可卡因交易中被捕,而乌布雷相信,这个人已经从丝绸之路的小金库里偷走了 35 万美元。   一直以来,乌布雷都视安全为头等大事。他所有的谈话都在某个加密了的聊天 App 上进行。被盗后,他向一位从未与之谋面、但一直在丝绸之路上做生意的加拿大人(化名 Variety Jones)讨教,对方给了他两个方案:第一,找到那个员工并恐吓一番,让他把钱吐出来;第二,痛揍他一顿。   对这两个主义乌布雷掂量了几天之久。丝绸之路的命既系于他对下线们的信任,也系于下线们对他这个老大的“敬畏”。如果这次不惩罚“犯上者”,只怕其他人也会有样学样。只是,他这个二十多岁的文弱书生,真能驾驭得了暴力吗?   就在这时,Variety Jones 的提醒过来了。“都已经想了几天了……你可是老大,现在该做决定了。”   “没什么说的。废了他”,乌布雷回道。

administrator

何处是归宿,何时停脚步。

762 篇 作品
112.95W 总阅读量